您的位置 : 亿帮网 > 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资讯 > 都市小混混最新章节_都市小混混卸甲老卒在线阅读

都市小混混最新章节_都市小混混卸甲老卒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都市小混混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,这本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是描写之间故事的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,该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作者是卸甲老卒,夜。斑驳。老街。萧索身影。两把唐刀。一个把江湖搅得乌烟瘴气的疯子......

都市小混混

推荐指数:9分

都市小混混在线阅读全文

第4章李爷爷

在门口焦急惊呼的是笑笑的父亲杜文斌,桃园街的老户,比赵凤声小两岁,属于高不成低不就靠着打工生活的普通人。

那时候的孩子都有一个英雄梦,杜文斌也不例外,从小就对横行无忌的赵凤声顶礼膜拜,每天都屁颠屁颠跟在身后,可惜杜文斌的老子是个刻板的教书匠,对赵凤声的行为看不上眼,并像许多家长一样,不允许儿子和坏学生混在一起,对杜文斌下过死命令:以后再跟着赵凤声瞎混,打断两条腿!

从此之后,杜文斌只能对赵凤声高山仰止,却不再敢跟着他在一起玩,带着崇敬的眼光愈行愈远。两家离得不到十米,低头不见抬头见,过年过节时候还是相互友好慰问一下,虽然没有走得太近,但面子上还算过得去。

赵凤声匆忙站起,将白色T恤套在头上,望着淋成落汤鸡的杜文斌,沉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杜文斌虚胖的脸上布满惊恐,用夹杂着哭腔的声音结结巴巴道:“笑笑……笑笑下午爬进九条三号了。”

赵凤声汗毛乍起!

九条三号,桃园街中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禁忌所在,老街中似乎所有的人命都与那处老宅有所关联。就连赵凤声本人,也是小时候经过那里时,被弄得好几天疯疯癫癫,笑笑直接爬了进去,不知道会后果是什么样子……

赵凤声不顾外面风大雨急,没有带任何雨具就走出门口,边往外走,边咬牙切齿道:“你们家那么多大人看不住一个孩子?干啥吃的!”

杜文斌二百来斤的体重一溜小跑才跟上他的脚步,哭丧着脸道:“笑笑顺着宅子前面的出水口爬了进去,我们听到他的哭声才撬门把他救出来,谁知道他那么淘啊!”

赵凤声骤然停住步伐,瞪着杜文斌沉声问道:“你们没有被阴物上身?”

一道刺眼的闪电从头上划过,轰隆隆雷声不绝于耳。

杜文斌盯着赵凤声阴沉的脸庞,猛然打了个机灵,吭吭哧哧答道:“好像没…没有。”

两家距离只有十几米,赵凤声没用几步走进了杜文斌的家中,里面的亲戚街坊将床上的笑笑团团围住,又吵又哭,乱哄哄的不可开交,赵凤声此刻也顾不上寒暄了,拨开人群钻了进去。

白天还生龙活虎的小家伙,现在眼神呆滞,直勾勾望着房顶,嘴边不时喷出一堆白色泡沫,看着跟白天的生龙活虎完全不是一个样子。赵凤声摸了摸孩子的脑门,热得烫手,扭头问道:“去医院了没?”

杜文斌哭丧着脸道:“去了,还输了几瓶液体,可高烧还是不退,我爸说恐怕只有李爷爷能救他……”

赵凤声这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杜文斌为何找他来救孩子。

杜文斌父亲是个上山下乡的知青,典型的无神论者,和李爷爷极为不对付,明里暗里都说李爷爷整天就会装神弄鬼,大肆宣扬封建迷信,如果放到六十年代,早就被拎出去游街批斗了。

被这么指着鼻子骂,谁能忍得下去?

所以李爷爷和杜家几十年来就一直存在隔阂。

杜文斌唯唯诺诺道:“生哥,你能不能跟李爷爷说说,看他能不能发发慈悲,出手救一救孩子。你也知道,我们家一脉单传,就这么一个儿子,可不能让杜家绝了后啊!如果他老人家救了孩子的命,让我当牛做马都行啊!”

赵凤声光想踹他一脚,愤愤道:“什么他妈的节骨眼了,还想着花里胡哨的事,再活要面子,你们杜家的独苗就玩完了!”

对于他的指桑骂槐,杜文斌父亲在旁皱着眉头,不发一言。让赵凤声去请李半仙确实是他的主意,一来是拉不下脸去求往日里的仇家,二来是因为那位老人和谁都不算亲近,唯独对老街里最大的祸害赵凤声青睐有加,如果不是住了几十年的老街坊都清楚底细,甚至都有人怀疑赵凤声是老人遗落在外面的亲孙子。

赵凤声不再指责和谩骂,急匆匆冲进雨幕,朝着胡同深处快速奔去。

到了蓝色门牌上显示的桃园街16号门口,赵凤声停住脚步,朱漆大门并没上锁,只是虚掩。赵凤声轻轻推开,宽敞的院子内,有着一棵上百年的老槐树,枝叶繁茂、虬枝斡旋,也亏得院子占地面积广,不然还真放不下这棵庞然大物。

李爷爷的家,就是依着这棵老槐而建,据说这种布局在风水堪舆中有着很大的讲究,小到避祸就福,大到萌佑子孙,赵凤声不懂,但他绝对信,老街中发生过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,这种东西,仅仅用科学是解释不通的。

赵凤声平复下略微焦躁的心情,叩了几下卧室的木门:铛铛铛……

“进。”

老人独特的沙哑嗓音从屋内传出。

赵凤声将打的凌乱的头发稍微捋了捋,又拧了些衣服上的雨水,直到觉得自己形象能看得过眼,这才轻轻推开屋门。

不出他的所料,相貌清癯的老人正端坐在那张花梨木的太师椅中,手捧着一本线装书籍,昏暗的灯光照在屋内的木制家具上,安静而舒缓,墙上的字画还是放在三年前的位置,没有丝毫变动,这样古香古色的情景,就像是几十年前斑驳的黑白老照片,厚重到沧桑。

“李爷爷。”

仅凭一句发自肺腑的尊敬称呼,就能看出老人在赵凤声心中的独特位置。

老人头也不抬,依旧盯着那本蓝皮书籍,轻声道:“消失三年,终于知道敲门了?以前你可没这么多规矩。”

赵凤声尴尬一笑,搬了把低矮的木凳放在屁股下面,这把凳子除了他自己,几乎就没别人坐过,被放置在角落里三年,依旧是一尘不染。

“李爷爷,这么久不见,您还是精神矍铄啊,照您老现在的状态,就是活到一百五十岁都没问题,您这一个人生活寂不寂寞?要不要我给您找个老伴?”

赵凤声先是拍个马屁,然后再送上个甜枣,这是他对付街中固执老人常用的手段,很简单,也很实用,他在父亲那一辈的人嘴里口碑极差,但在爷爷那一辈的人里是个香饽饽。

老人终于瞥了赵凤声一眼,翻了一页书,颇有兴致道:“行啊,超过三十八岁的我可不要。”

一句话将赵凤声呛得差点栽个跟头。

平日里巧言善变的家伙却不知怎么该去开口,瞅了瞅挂在老人身后纸色发黄的卷轴,上面写着笔力遒劲十四个字“能与诸贤齐品目,不将世故系情怀”,一阵恍惚。小时候赵凤声就觉得这些字写的很好,意也好,但具体弄不明白好在哪里。一直到他十几岁时,才知道是上世纪末第一书法家启功老先生的两句诗,至于是不是真迹,赵凤声敢拿脑袋担保,绝对是真的,比他白天送出的棒棒糖都真。

因为赵凤声记得,刚上小学那会,他从老人屋内顺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碗,直到摔碎时才听懂行的邻居说起过,那是明代万历官窑青花碗,真品,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值上万块,如果换作现在,起码是七位数起价。而老人知晓后并未叱责一句,甚至连难听的话都没说过,让赵凤声直到现在,心里也怀着份不小的愧疚。

一个家中随便摆放明代官窑小碗的人家,会在显眼的地方挂着一幅赝品吗?

老人当年还曾经传授给赵凤声两门功夫,一门《蹲墙功》,一门《半步崩拳》,致使赵凤声童年被罚站时没有那么枯燥,每天练习后,反而从以前的病怏怏变成身强体壮,要不然,也不会带着几人在老街附近打出一片天下。

李爷爷合上书籍,摘掉老花镜,双手交叉放置腹部,一双浑浊的眸子在赵凤声身上扫来扫去,含笑道:“什么事,说吧,这么大的雨你不在家待着,非得跑到我这里拍马屁。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,就你肚子里面的花花肠子,还想瞒过我?”

赵凤声被老人家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于是低下头瞅着脚上驴牌人字拖,本想绕几个弯套出来治疗方法,但也知道孩子的病情刻不容缓,耽误下去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,干脆直接开门见山:“李爷爷,笑笑下午不小心爬进了九条三号那处阴宅,到现在一直高烧不退,口吐白沫,我怀疑跟我小时候一样鬼上身了,您老看看,能给出的办法不。”

“哦?~”老人甩了个亢长的尾音,“姓杜的不是无神论者吗?一直扬言子不语怪力乱神,怎么还会信鬼神志异?倒是一桩怪事。”

赵凤声嘿嘿笑道:“他哪能跟您老相提并论?您老也别跟一个后辈计较,就当看在我的面子,救一救杜家的独苗吧。”

老人紧盯着赵凤声端详一阵,冷声道:“三年不见,沾了不少血啊。”

赵凤声瞳孔一缩。

赵凤声也清楚瞒不过慧眼如炬的老人,谨慎问道:“这都能看出来?”

李爷爷没好气道:“我还没到了老眼昏花的时候。你天庭中青光流转,显然是背负不少人命债,但此青光中正平和,不像是滥杀无辜而来的乌青之光,要不然法律漏过了你,我也放不过你!”

赵凤声打了个哆嗦,只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,他对于老人手段是领略最多的,别以为干巴巴的糟老头就那么好欺负,以前家里光顾的小偷大盗绝对不下两位数,可哪一位从老人家里顺走过一件东西?走的时候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。中隐隐于市,赵凤声没见过啥高人,可觉得独自生活在市井之中的李爷爷有点这个意思。

赵凤声苦着脸道:“明天再来陪您唠嗑,您先给说个解决办法啊,要不然孩子就撑不住了。”

李爷爷指了指他:“有你个煞星在,还怕什么秽气?”

学识算不上深广的赵凤声纳闷道:“啥意思?”

老人解释道:“所谓的鬼上身,只不过是民间的叫法,专业点一些就是沾染上了至阴的秽气,使得人浑浑噩噩。长此以往,会逐渐侵蚀到脑部中枢,轻则大病一场,重则变成痴呆,女子和孩童阳气稀薄,最容易染到身上。”

赵凤声挠头道:“那该咋治?”

老人沉声道:“秽气虽然极难移出体内,但它的克星是至阳的煞气,尤其是你这种杀人积攒的煞气,你可以将额头对准孩子的额头,再呼喊其姓名,就是所谓的叫魂。在杜家门口驻守一晚,防止秽气再度回到孩子的体内,到了天亮时,应该也就没事了。”

赵凤声讶然道:“这么简单?”

老人点了点头。

赵凤声赶忙起身:“那我先去救人,明天再来看看您老。”

老人嘱咐道:“如果沾染秽气太重,别忘了叫上十条那位刽子手,你俩轮番救治,把握更足一些。”

赵凤声眉头一挑,自言自语道:“王屠夫?”

等到赵凤声走出屋子,老人冲着他没入雨幕的硕长背影若有所思,愣了半天神,随后轻轻一笑,缓缓念道:“芙蓉万里潇湘路,雏凤清于老凤声。”

都市小混混

都市小混混

作者:卸甲老卒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夜。斑驳。老街。萧索身影。两把唐刀。一个把江湖搅得乌烟瘴气的疯子......

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