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亿帮网 > 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资讯 > 沈疏词陆庭修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_沈疏词陆庭修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名字

沈疏词陆庭修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_沈疏词陆庭修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莫将深情负水流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,这本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是描写沈疏词,陆庭修之间故事的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,该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作者是江枫眠,车祸出院那天被老公通知离婚,婆婆驱逐出家门,本来以为生活水深火热不见天日,怎知遇到了他……

第5章还证件

大概是我黑着脸的样子太难看,男人挑眉: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行走江湖,防人之心不可无,要是不想未来哪天有个陌生女人抱着孩子出现在我面前认爸爸,我还是得谨慎一点。”

我磨牙:“谢谢您的提醒,我也得注意一下,免得哪天有个陌生男人问我要丢在这里的祖传染色体,我还没法辩解!”

他被我的话逗笑了,伸手揉了一下我的头发:“不跟你抬杠了小胖子,有没有吃的,我饿了。”

虽然不情愿,但看在这个男人帮过我的份上,我还是下厨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,加上两个开胃小菜送上桌,男人饿极了,一顿风卷残云,粥去掉了三分之二。

吃完早餐,男人麻利的穿上外套:“我得走了,小胖子,谢谢你的皮蛋瘦肉粥,手艺不错。”

被他这么一夸,我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成型,他又来了一句:“还有,你都这么胖了就少吃点吧,女孩子还是得注意一下身材。”

我刚入口的瘦肉粥哽在喉咙里,咽不下吐不出,只能对着他干瞪眼。

他却好心情的哈哈一笑,转身出门离开。

我捶胸顿足,气煞我也!

吃过早餐,我把房间收拾了一下,掀开被子却发现下面压了一本证件,我打开一看,是好心男士落下的身份证和驾驶证。

陆庭修——

原来他叫这名,还别说,人如其名,他的长相完全配得上这个名字。

我欣赏着上面即使是证件照也帅到让人惊艳的脸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看什么看,得赶紧给人还回去啊!

抓着证件冲出门口,我气馁的发现长长的巷子里早就不见那人的身影,现在就算是追出去也来不及了。

我一没有他的联系方式,二不知道他住在哪里,这东西要怎么还给他?

打开身份证,我看了看上面的家庭住址,发现陆庭修是江城本地人,而且住的地方离我这里不算远,坐公车半个小时就到,要不给他送过去算了,身份证没了可以补办,驾驶证没了,开车被抓罚款扣分是分分钟的事。

想到这里,我收拾好自己,换了身衣服揣着证件出门。

公车兜兜转转,半个小时后,我站在眼前这一长溜的四合院外面,眼睛都直了。

如果我没猜错,这地方是军区大院吧?

陆庭修住在这种地方,他是什么人?

我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,还是上前敲了敲门,很快就有个身穿军装的年轻男人来开门,看见我,他客气的问:“请问找谁?”

我指了指院子:“陆庭修是住这里吗?”

他一顿,说:“他不在家。”

我把证件递过去:“这个是他掉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院子里传来一个沧桑的男声:“小刘,有客人来?”

我就这么莫名其妙被请了进去。

进了四合院,我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,院子里栽着许多珍贵的草木,枝叶遮天蔽日,一条青石板路穿过庭院,直通到尽头古香古色的屋子,左边的葡萄架下坐着两个古稀老人,头发花白,但精神还算不错,两人应该是夫妻,此时正在下棋,我注意到,老爷爷坐的是轮椅,膝盖上还搭着一条毯子。

我打量着两位老人的同时,两位老人也在打量着我,许久,老爷爷开口了:“你是庭修的朋友?”

我上前一步:“算是吧,他的证件落我家了,我给他送过来……他不在吗?”

两位老人对视了一眼,似乎在思忖着我话里的深意,不一会儿,老爷爷对我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我一脸莫名其妙,但出于尊重,还是走过去,正要把证件递上,老爷爷却问:“会下棋吗?”

我茫然的眨了眨眼睛:“会。”

大学时为了混学分,在围棋社待过三年,那时空闲里最经常做的事就是和学长学姐们下棋,再把他们虐得嗷嗷叫。

“坐,陪我下两局。”老爷爷的话不容抗拒,但这命令式的话却又丝毫不让人反感,我想着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,不如陪这怪老头下两局打发打发时间,这院子冷冷清清的,两位古稀老人在这儿也不知道有多寂寞。

和老爷爷摆出棋阵,你来我往的厮杀了一番,我的棋走势急,横冲直撞,老爷爷大概是个多年的老手,一路慢条斯理的追过来,把我逼到角落里,轻轻松松的杀了。

我看着不过十几分钟就败下阵来的棋局目瞪口呆,不敢置信的把棋局看了一遍又一遍,意识到从哪一步开始走错,后来局势就无法扭转后,我猛地一拍棋桌:“再来一局!”

我就不信了,当初在围棋社我怎么说也是个大杀四方难逢敌手的侠女,现在到了这老头儿面前不过十几分钟就被秒杀了,是我太弱还是他太强?

老爷子也不在意我的态度,收拾好棋局后又和我下了起来。

这局我苦撑了二十分钟,毫无疑问,我又输了。

“再来!”

我越发不服气,不只因为对方是个头发花白行动迟缓的老头子,还为了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,我一直以为在围棋社已经是拔尖的存在了,没想到在这座不知名的小院里我一次又一次被一个老头子秒杀,我实在不服气。

你来我往厮杀了三四局,我支撑的最长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,输一局情有可原,但是每局都毫无悬念的败下阵来,我就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自己技不如人了。

到最后输服气了,我放下棋子对老爷子拱拱手:“大爷威武,我心服口服!”

老大爷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浅笑:“你棋艺还不错,就算是庭修那小子,都未必能在我手底下过百招。”

说起陆庭修,我这才想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,连忙掏出证件恭恭敬敬的奉上:“大爷,我是来还证件的,既然陆庭修不在,那麻烦您帮我转交给他,我先走了。”

老爷子没接证件,一双眼睛犀利的看着我:“你和庭修是什么关系?他的证件为什么会落在你手里?”

我挠了挠后脑勺:“昨晚他喝醉了,在我家过了一夜,今早起来人走了我才发现证件落我家了,我没他联系电话,也不知道他住哪儿,就按着证件上的地址找过来了……难道他不住这儿?”

听完我的话,老爷子蹙眉:“你们年轻人啊,怎么能这么冲动……你们认识多久了?”

莫将深情负水流

莫将深情负水流

作者:江枫眠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车祸出院那天被老公通知离婚,婆婆驱逐出家门,本来以为生活水深火热不见天日,怎知遇到了他……

365体育排行_365bet体育投注吧_体育备用bet365详情